伏尔泰和他的公证人父亲
——兼谈伏尔泰时期法国公证人的社会地位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公证文选微信公众号发布时间:2018-11-02 09:04:17

四川省成都市律政公证处 蔡勇

伏尔泰是法国启蒙运动的精神领袖,18世纪被称为“伏尔泰的世纪”。伏尔泰出身于公证人家庭,其父亲的财富和公证人经历对伏尔泰的人生有着较大影响,但有关其家庭的文献寥寥可数,而伏尔泰本人对其父乃至其家庭亦着墨甚少。笔者搜集散落的档案文献,结合法国大革命前的公证人史料,特作此文,信息全部来自原始法文资料,尽可能还原史实。

伏尔泰的出生之谜

根据伏尔泰的洗礼证书(1694年11月22日签署)记载,伏尔泰于1694年11月21日出生在巴黎,次日在教堂洗礼并被取名为佛朗索瓦-马利.阿鲁埃。伏尔泰的父亲佛朗索瓦.阿鲁埃是国王顾问、原巴黎夏特莱公证人,伏尔泰的母亲玛丽-玛格丽特.多玛是高等法院一位刑事书记官的女儿。伏尔泰有一位哥哥阿尔芒和一位姐姐玛丽。伏尔泰父母还育有两个孩子,但均在幼年不幸夭折。伏尔泰的母亲于1701年去世,伏尔泰是年7岁。

历史上,伏尔泰的出生日期和出生地曾是争论的热门话题,伏尔泰自己曾给出至少3个不同的出生日期:在一封写于1755或1756年的信里,他说自己出生于1694年11月20日;在1765年2月20日的信里,他把自己的出生日期变成了1694年2月20日;他在1777年11月25日写给普鲁士国王的信中提到:“今天,我满84岁了”,意即他出生于1693年11月25日。3个日期全部都是错误的!伏尔泰根据需要,挖空心思把生日不断前挪,晚年时他认为自己年龄越大,人们就越不敢迫害他(注释1)。后世传记作者被伏尔泰误导(注释2),普遍认为他于1694年2月20日出生在沙特奈马拉布里小镇他父亲的城堡(注释3)里,而不是巴黎。这座古堡后来的主人布瓦涅伯爵夫人在回忆录中写道:“在这里出生的伏尔泰提升了城堡的名气。”

伏尔泰的做法让父亲、公证人老阿鲁埃背上了欺诈的恶名。Duvernet在其1780年版《伏尔泰传》中写到:“在洗礼时,(老阿鲁埃)没有向神甫报告婴儿系9个月前在其它教区出生。婴儿出生如此长时间不通知神甫是丑闻和严重罪行。”而且洗礼证书记载伏尔泰于洗礼前一天出生,神甫不可能分辨不出9个月和刚出生婴儿的区别。

一封偶然发现的书信洗清了老阿鲁埃的不白之冤。阿鲁埃家在普瓦图省的亲戚Pierre Bailly当时被寄养在巴黎,他于1694年11月24日在给其父的信中写到:“父亲,我们的表亲3天前又添了个儿子。阿鲁埃太太会给您和全家寄送洗礼糖衣果仁,她病得很厉害,希望她会好起来。新生儿气色很差…”。1871年出版的《青年伏尔泰》中写到:“这封信彻底打破了所有的臆想,老公证人(阿鲁埃)胜利摆脱了令人不齿的诈骗指控…”。

伏尔泰甚至对生父的身份也有过异议。1756年,伏尔泰向人宣称其生父是罗克布瑞恩,这位贵族是公证人老阿鲁埃的顾客。伏尔泰坚持认为,相比于平庸的公证人丈夫,其母亲更青睐“火枪手、军官、作家、智者”罗克布瑞恩这样的绅士。 在“佩剑贵族”血缘(即便是私生子)和母亲名誉之间,伏尔泰似乎更在意前者。因缺乏任何佐证,伏尔泰的这番臆想终是无稽之谈。

担任过公证人的父亲

根据文献记载,伏尔泰的先祖在15、16世纪是普瓦图省的皮革商。伏尔泰的祖父于1625年迁到巴黎开了一家经营呢绒和丝绸的商店,并娶了一位呢绒富商的女儿,这使他拥有足够财力在1675年为其儿子购买了巴黎夏特莱公证人的职位。老阿鲁埃在1683年6月7日结婚证书上的身份是“国王顾问、夏特莱公证人”。

老阿鲁埃何时结束公证人生涯,现有资料语焉不详。有文献指出他为了谋取审计院司库的职务于1696年将公证人职位转售。但伏尔泰的洗礼证书是更具可信度的官方文件,上面记载老阿鲁埃的身份是“国王顾问、原夏特莱公证人”,这说明他在伏尔泰出生时已经离开了公证人职位,但尚未在审计院就职。(注释4)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至少可以推定老阿鲁埃在巴黎夏特莱担任了近20年的公证人。

老阿鲁埃为人正直公道,做事勤勉严谨,睿智而善藏拙,低调而擅交际,是典型的务实资产阶级。巴尔扎克1840年在《公证人》一文中对公证人有着生动精彩的描写,老阿鲁埃正是巴尔扎克笔下典型的巴黎公证人形象。

老阿鲁埃交游广阔,客户里不乏有实力的大贵族,这使原本殷实的家庭变得更加富裕。长子阿尔芒的教父是黎世留公爵,教母是圣-西蒙公爵夫人,公证人老阿鲁埃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后世学者普遍认为伏尔泰继承了其父的高智商和理财之道,而老阿鲁埃担任公证人时积攒的人脉也让伏尔泰受益匪浅。

启蒙运动哲学家孔多塞是伏尔泰的后辈,两人交情深厚。孔多塞在所著《伏尔泰传》中认为老阿鲁埃的财富为伏尔泰创造了两大有利条件:

首先是良好的教育,否则即便天分如伏尔泰,其成就也不可能达到后来的高度。老阿鲁埃在1704年把伏尔泰送进了著名的路易大帝中学,该校贵族子弟云集,学费昂贵,但费用对于富裕且重视教育的老阿鲁埃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在学校的七年,伏尔泰的文学天赋被逐步发掘,而且他在学校结交的贵族朋友在日后也给他提供了很多帮助。

其次,孔多塞认为老阿鲁埃的财富对伏尔泰的人格养成也至关重要。得益于此,伏尔泰一生始终保持了独立人格和思想,因为他始终不需要以放弃思想自由的代价来保障生存,不用把才华浪费在庸碌的职业来维持生计,也无需对权贵们曲意逢迎。

老阿鲁埃和青年伏尔泰

1711年,17岁的伏尔泰中学毕业。老阿鲁埃希望伏尔泰和自己一样,从事法律职业。迫于父亲的压力,伏尔泰开始学习法律,但他更多的时间是在和贵族、诗人们吟诗作对、风花雪月。才华横溢的伏尔泰觉得自己是为享乐和文学而生,与阿鲁埃家庭毫无共同点可言。在务实的有产者老阿鲁埃眼里,伏尔泰的举止纯粹是不务正业。为了让伏尔泰脱离巴黎游手好闲的贵族圈子,老阿鲁埃一度把他打发到卡昂。

伏尔泰的教父夏托纳夫神甫也是贵族,他的兄弟夏托纳夫侯爵1713年被派任海牙大使,老阿鲁埃设法为伏尔泰谋得大使秘书的职位。在海牙,伏尔泰和一位新教徒姑娘的恋情引发了风波,几个月后就被遣送回巴黎。怒不可遏的老阿鲁埃准备把他发配到美洲,但最终还是没狠下心来,伏尔泰被送进一家诉讼代理人事务所实习。

老公证人阿鲁埃的顾客兼朋友德.古马尔丁侯爵很同情伏尔泰的遭遇,他说服阿鲁埃,把伏尔泰带到了自己在巴黎郊外的城堡生活了一段时间。老侯爵曾是路易十四的重臣,老阿鲁埃希望伏尔泰跟着侯爵学习法律,但伏尔泰更喜欢听他讲述宫廷秘闻和趣事,这给伏尔泰之后创作《亨利亚特》和《路易十四时代》提供了不少启发。

1715年,年仅5岁的路易十五登基,奥尔良公爵摄政。21岁的伏尔泰风华正茂,其才华让王公贵族和命妇们趋之若鹜,争邀其为座上宾。伏尔泰本有机会成为摄政王的朋友,但他经常出入的贵族沙龙不巧是摄政王政敌们的据点。年轻气盛的天才忍不住写了辱骂摄政王的诗,竟大胆讽刺摄政王和女儿贝里公爵夫人乱伦。震怒的摄政王下令把伏尔泰流放到远离巴黎的南部偏僻小镇蒂勒。眼看伏尔泰就要倒霉的关头,奇迹发生了:舔犊情深的老阿鲁埃向当公证人时的贵族顾客们求助,居然打动了摄政王,将伏尔泰的流放地改到了卢瓦尔河畔的美丽小城苏利(注释5)。

在老阿鲁埃的安排下,伏尔泰在苏利的“流放”生活十分滋润、快活。他住进了苏利公爵的城堡,跟着年轻公爵在舞会、宴饮和演出中享受了一段醉生梦死的日子。在冬天来临前,摄政王批准了伏尔泰的赦免请求,准其回到巴黎。摄政王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决定,除了大度的因素,估计也考虑了老公证人阿鲁埃朋友圈子的影响力。

回到巴黎的伏尔泰又开始和贵族们卖文弄墨、高谈阔论的日子,贵族们的招待和豪华城堡让伏尔泰很惬意,如鱼得水。年轻天才开始飘飘然起来,又写了辱骂摄政王的诗。一个叫Beauregard的警察卧底混进伏尔泰的朋友圈,从伏尔泰口里套出了证据。Beauregard在报告里写到:(伏尔泰)愤怒地回答道:“什么!您竟然不知道这个恶棍对我做了什么?他把我给流放了,因为我对公众说他那淫荡的女儿是婊…”

1717年5月16日,国王下令把伏尔泰关进巴士底狱。伏尔泰的入狱证书上是这样写的:“佛朗索瓦-马利.阿鲁埃,系审计院司库阿鲁埃先生之子,于1717年5月17日因被控写诗诋毁摄政王奥尔良公爵和贝里公爵夫人而进入巴士底狱。他声称因为无法报复奥尔良公爵,所以不会在讽刺诗里留情。他还说(摄政王)殿下把他给流放了,因为他对公众说他(摄政王)淫荡的女儿是…”看来当时的法国人很实诚,这种大不讳的语言竟然原封记录,句末的省略号倒显得有趣。

伏尔泰在巴士底狱呆了不到11个月。国王根据摄政王的意思于1718年4月10日下令释放伏尔泰,摄政王指示“把获释的阿鲁埃先生送到索镇附近的沙特奈马拉布里接受管束,他父亲在那里有个别墅。”从巴士底狱到父亲的城堡,待遇大不同。虽然无文字确切记载,但其背后自然少不了老阿鲁埃的营救。伏尔泰的一再闯祸让老阿鲁埃很是烦恼,但爱子情切的他还是四处奔走,伏尔泰很快又回到了巴黎。

因出身受辱

《俄狄浦斯》和《亨利亚特》的巨大成功让青年伏尔泰的名声青云直上,被誉为“高乃依和拉辛的继承人”,王公贵妇争相拉拢。志满意得的伏尔泰将父亲低调谦恭的训诫束之高阁,从不稍掩锋芒,这根本不是他的风格。伏尔泰的风头刺痛了部分贵族的神经,他们不能容忍一个资产阶级出身的作家被上流社会如此尊敬。这时,和一名贵族发生的冲突让伏尔泰蒙受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伏尔泰和罗昂骑士的冲突细节有许多版本,其中一个说法是发生在法兰西喜剧院女演员勒库弗尔的化妆间。心怀嫉妒的罗昂骑士以贵族对平民的高傲口吻向伏尔泰挑衅:“阿鲁埃?伏尔泰?您到底姓什么?” 不甘示弱的伏尔泰立刻回击:“伏尔泰!我将使这个姓氏荣耀,而您将毁败您的姓氏。”几天后,正在苏利公爵家晚餐的伏尔泰被传话有人在门外马车上等他,伏尔泰刚踏上车就被罗昂骑士的两个奴仆用短棒狂揍,而藏在远处另一辆马车上的罗昂叫喊道:“别打他的脑袋,那里还会出来好东西。”伏尔泰仓皇逃进苏利公爵府邸,请求公爵陪他去警局作证,公爵立刻拒绝了,他不想为伏尔泰得罪法国最有权势之一的罗昂家族。其他贵族朋友也无一愿意援手,这无疑让受辱的伏尔泰倍感人情冷暖。

伏尔泰认为只能靠自己的勇气来复仇了。他向一位高手勤学格斗技巧,之后向罗昂骑士发出了挑战。决斗在当时已经被法律所禁止,但私下里仍然盛行。罗昂骑士假意答应并约好次日9时决斗,背后却通过其家族连夜向国王告发。国王无法容忍血统高贵的罗昂骑士和公证人的儿子决斗,下令逮捕伏尔泰。1726年4月17日,伏尔泰被关进巴士底狱.,4月29日国王下令将其流放到英国。

这次事件让伏尔泰看透了贵族阶层的伪善,即便如有10年交情的苏利公爵,其友谊也仅限于纸醉金迷或谈诗论情,在涉及阶级立场时,出身平民的自己和这些贵族之间仍然存在巨大的鸿沟。伏尔泰在英国流亡期间接受了君主立宪的思想,开始走上反对君主专制的道路。

伏尔泰和父亲的关系

伏尔泰对自己的资产阶级家庭没什么感情,也不喜阿鲁埃的姓氏,他在1718年给自己取了个好听的笔名“伏尔泰”。伏尔泰作品无数,但极少谈及家人。他一生写过1万到1.2万封书信,没有一封是写给父亲老阿鲁埃、兄长阿尔芒或姐姐玛丽的,但他曾暗示父亲“严格、朴素,非常平凡”。

A. Gazier在1906年发表的《伏尔泰的兄长》中,认为伏尔泰疏远家庭主要是因为财产纷争。1722年1月1日,老阿鲁埃去世,次日伏尔泰兄弟二人均出席了葬礼并签署了死亡证书。A. Gazier认为老阿鲁埃剥夺了伏尔泰的继承权,仅给其留了每年4000-5000利弗尔的年金,伏尔泰针对老阿鲁埃的遗嘱提起了诉讼,最终无甚收获。

与伏尔泰情若父子的孔多塞的说法则完全不同。他在《伏尔泰传》中明确指出伏尔泰继承了父亲和哥哥(阿尔芒无子女)的巨额财富,加上《亨利亚特》在英国的版税以及他的投资收益,伏尔泰成为了一位巨富。孔多塞认为伏尔泰的财富让他保持了哲学家可贵的独立精神,并且为后辈精英们提供了很多帮助。笔者认为孔多塞的说法更有可信度,其他文献也普遍认为老阿鲁埃给伏尔泰留下了不菲的遗产,而官方档案中也没有伏尔泰打过遗产官司的任何记载。

笔者以为,伏尔泰不愿多谈其父的原因可能是老公证人阿鲁埃的做人风格与伏尔泰格格不入,两人缺乏共同语言。相对资产阶级的老阿鲁埃在利益面前的务实,伏尔泰身上更多散发着贵族和诗人浪漫、不羁的气质,世俗利益在他的精神追求面前不值一提。

伏尔泰时代法国公证人的社会地位

公证人在法国被称为“贵族职业”,封建专制时代的很多公证人都获得了贵族身份,但伏尔泰的父亲却没有获封贵族。让伏尔泰抱憾的原因在哪里呢?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伏尔泰时代法国公证人特别是巴黎公证人的社会地位。

公证制度在12世纪后期自意大利传入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城市,之后逐渐向北扩散。1270年,国王路易九世在其处理司法事务的巴黎夏特莱宫任命了60名公证人,自此巴黎公证人一直在夏特莱执业,历史上他们被称为“夏特莱公证人”。

法国历史上曾长期存在王室公证人、领主公证人和宗教公证人三种形式的公证人,分别由国王、封建领主和教会任命,在各自的辖区内执业,分别服务于国王、封建领主和教会的司法体系。随着王权的不断加强,王室公证人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但是直至1791年大革命期间才得以将三种类型的公证人合并为公共公证人(notary public)。巴黎夏特莱公证人是历史最悠久的王室公证人。

王室公证人的任职条件在法国不同地区均有所差异。巴黎公证人公会于1579年4月25日通过决议(同年7月16日经巴黎高等法院颁布法令批准),规定必须在巴黎的公证人事务所担任5年以上的首席书记员方能取得巴黎公证人任职资格(注释6)。而且须在有公证人转让职位时出资购买才能成为公证人,或者继承公证人父亲或岳父的职位,又或者向国王纳捐购买。

封建时代的法国贵族有很多特权,他们可以从军、从政或从事宗教,但是不得从事商业等低贱的职业,否则将被剥夺贵族身份。历史上法国公证人对他们的社会地位和阶层等级非常敏感,其中首要的问题就是公证人,特别是王室公证人是否能够因从事公证人职业而获得或丧失贵族资格。因为贵族身份不仅意味着家族荣誉,还享有免纳税的经济利益。

1387年5月,国王查理六世明确公证人不属于导致贵族身份丧失的“卑贱职业”。1673年,路易十四在针对巴黎公证人的敕令中明确规定,“担任公证人职务不丧失贵族身份。”1736年、1752年和1775年的敕令针对巴黎公证人和外省公证人反复强调了这一立场。奥尔良公证人在18世纪撰写了文章《公证人非属丧失贵族资格的职业》,指出公证既非机械无智、亦非唯利是图的制度,不导致贵族资格丧失。

至于能否因担任公证人而取得贵族资格,答案是肯定的,很多公证人也因此晋入贵族行列。1691年路易十四在敕令中规定:公证人执业满20年可获贵族身份,如在任内去世,其遗孀和子女可获得贵族身份。路易十五在1768年的敕令中规定:巴黎夏特莱公证人执业满40年可获得世袭贵族身份;执业满20年的夏特莱公证人在任内去世,其子女可获封世袭贵族。

基于此,一些公证史学者认为公证人属于贵族职业,但另一些学者持相反观点,认为从事公证职业并不必然获得贵族身份。公证史专家阿兰.莫罗认为王室公证人介于贵族和资产阶级之间,公证人中既有贵族,也有平民身份的资产阶级。按照惯例,伏尔泰的父亲是有机会跨入“穿袍贵族”行列的,但他却卖掉了公证人职位,也许是因为审计院司库的收益更为丰厚。

即使没有获封贵族,王室公证人的社会地位也通常优于普通有产者。例如,一些非贵族身份的公证人被允许佩戴类似贵族身份的纹章。又如,法国在专制时代形成了以法官和财税官员为主体的穿袍贵族阶层,巴黎等大城市的公证人穿戴类似法官的长袍和直筒高帽,在日常生活中则和其他法律职业一样穿黑色短袍。法官们时常质疑公证人穿着长袍的权力,但国王和地方的法令均对公证人表达了支持。

巴黎、里昂等大城市的公证人还享有“国王顾问”头衔。国王顾问起初是国王御前会议的成员,享有行政、立法等建议权,后来变成了纯粹的荣誉称号,被授予给法官、国王秘书、御医、行政法院审查官、部分高级官吏以及一些公证人。公证人非常看重这个头衔所带来的荣耀,但仅有巴黎等个别大城市的公证人获得了此项殊荣。

公证人的地位还体现在他们始终是立法活动的重要参与者。1559年,2名公证人分别参与了巴黎习惯法和图尔习惯法的编纂;1580年,亨利三世命令4名夏特莱公证人和2名外省公证人参与巴黎习惯法的重编;圣奥美尔的习惯法则由公证人进行了校订。

总之,伏尔泰时代的公证人虽然不完全都是贵族,但是他们在司法体系里仍然具有很特殊的地位。公证人持有部分公共权力,扮演了非讼法官的角色,他们办理抵押备案,制作的文书具有证据效力和判决书的执行效力。“在面对个人时,他们是国王和法律的代言人”,亦即公权力的代理人,属于公务人员,地位高于诉讼代理人。巴黎公证人经常受邀和司法官员们一起参加王室的葬礼,而诉讼代理人则始终与这个荣誉无缘。1666年,一些诉讼代理人冲向正参加王室葬礼的公证人,推搡他们并撕扯其长袍。

在收入方面,大多数乡镇公证人的生活只能算小康或勉强度日,很多人还需从事其它职业来贴补家用。而城市公证人则比较富裕,他们的事务所有雇员,住所舒适体面甚至豪华,家里有仆佣,巴黎夏特莱公证人在同行里处于金字塔尖的位置。按规定,各地的王室公证人只能在其对应的司法辖区内受理业务,但巴黎、奥尔良和蒙彼利埃三个城市的王室公证人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受理业务(但奥尔良和蒙彼利埃的公证人不得在巴黎受理业务)。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三个城市的法学教育发达,其公证人的职业素养高于平均水平。而巴黎公证人则处于更为突出的优势地位,他们在全国各地受理业务时,如遇当地同行竞争,法令规定巴黎公证人具有排他性优先受理权。巴黎公证人集中在国王行使司法权的夏特莱办公,接近最高权力中心,享受王室给予的各项照顾,非富即贵的客户群为他们带来的经济收益远非外省公证人可比。伏尔泰时代巴黎公证人的数量控制在仅仅114人(全国的公证人数量估计为1.4万左右),其职位价格可高达30万利弗尔(接近大贵族在巴黎府邸的价值),远高于中小城市和乡村公证人职位的价格。以东部城市贝桑松为例,十八世纪当地公证人职位的价格在1000-5000利弗尔之间浮动,公证人业务较少,他们经常需要兼任诉讼代理人或律师来增加收入。

在伏尔泰时代,公证人在法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法律职业,而巴黎夏特莱公证人更处于特别有利的特殊地位。老阿鲁埃在担任夏特莱公证人期间结交贵族、积攒财富,为子女们的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

相比老阿鲁埃的护犊情深,伏尔泰对父亲似乎有些薄情寡义。面对成为小贵族的机遇,老阿鲁埃更看重实际利益,情愿做低调的有产者,这为精神超脱、思想不受任何羁绊的伏尔泰所不喜。不过,与其说伏尔泰对老阿鲁埃的平民身份心怀芥蒂,笔者宁愿相信伏尔泰内心深处其实渴望父亲和自己一样,拥有理想式贵族那份浪漫、勇敢和崇尚平等、自由的精神气质,这更符合伏尔泰一生的情怀。

注释

1.伏尔泰在1777年1月1日写给达让塔尔的信中说道:“我请求您,不要说我只有82岁。如果这是真的,那是因为那份令人诅咒的洗礼证书说我是1694年11月出生的,但请务必认可我已经83岁了。”

2.在孔多塞的《伏尔泰传》中,伏尔泰于1694年2月20日出生在沙特奈马拉布里,而不是巴黎。伏尔泰出生时极度虚弱,存活的几率很小,所以他直到1694年11月22日才接受洗礼。伏尔泰出生后先天不足,家里女佣每天都会跑下楼向伏尔泰的妈妈叫嚷:“他活不过一个小时了!”

3.伏尔泰父亲的城堡名叫Château de la Petite Roseraie,修建于17世纪。塞居元帅、阿鲁埃家族、阿陀勃朗第尼王子、布瓦涅伯爵夫妇曾先后是这座古堡的主人,该城堡1946年被列为法国历史建筑。

4.孔多塞在《伏尔泰传》中认为老阿鲁埃在伏尔泰出生时已经出任审计院司库。

5.官方档案中这样写道:“(摄政王)殿下的本意是把阿鲁埃流放到蒂勒(1716年5月4日)”、“(摄政王)殿下同意其父亲的请求,将阿鲁埃从蒂勒改流放至卢瓦尔河畔苏利,让亲戚们的管教和榜样修补他的莽撞和冲动。”

6.公证人的儿子或女婿除外,他们只需要有担任书记员的经历即可继承父亲或岳父的职位。 

参考文献

1.Oeuvres complètes de Voltaire, Louis, Moland, Garnier, 1883

2.Vie de Voltaire, Condorcet

3.Le frère de Voltaire, A.Gazier

4.La jeunesse de Voltaire, Gustave Desnoiresterres

5.Histoire de la Littérature française, Gustave Lanson

6.Les Metamorphoses du Scribe, Histoire du Notariat français, Alain Moreau

(责任编辑:杨奕)
0
 
通知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公告
·司法部关于任命牟海容等350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中国公证协会招标代理机构考核遴选结果公告
·中国公证协会招标代理机构遴选文件
·中国公证协会食堂食材供应商考核遴选文件
·司法部关于任命周晓钢等10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中公协召开八届十次常务理事会
· 中公协八届十二次会长办公会召开
· 中公协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召开学习会
· 郝赤勇到儋州和三亚调研指导工作
· 四川省公证协会召开六届六次会长会
· 乌苏市公证处参加公证律师党支部活动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