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曹新明:公证在知识产权领域具有广阔前景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湖北省武汉市尚信公证处发布时间:2021-04-16 14:10:00

2020年4月26日,我们将一起迎来以“为绿色未来而创新”为主题的第20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开辟通往绿色未来的道路是今日的当务之急,我们所有人都在迎接这一挑战。为此,尚信公证处与三位在知识产权领域有着突出贡献的法律人展开对话,共商公证服务知识产权的创新与未来。

知产▪公证对话——曹 新 明  




曹新明,法学博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法学会知识产权法研究会副会长、湖北省知识产权研究会会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国家知识产权专家库专家、国家知识产权战略专家库专家、中国知识产权领军人才。

在《法学研究》《中国法学》《法商研究》等学术期刊上公开发表论文80余篇,先后参加了《著作权法》《专利法》和《商标法》的修订工作以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行政法规的起草研究工作。

访谈对话,就此进行

问题1:近年来,在我国不断加强科技建设、推动自主知识产权发展的大背景下,知识产权保护已经成为我国法治建设的重要工作之一。特别是今年的知识产权日即将到来,在这样的发展背景下,您如何看待我国未来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重要意义和发展前景?

曹新明:人们常说,知识产权是市场经济的刚需,是对外贸易的标配。我国40多年改革开放的实践充分说明,创新创造是一个国家发展的不竭动力,知识产权就是激励创新创造的最佳手段。因此,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知识产权制度建设,将知识产权保护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2019年底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若干意见》更加凸显了知识产权保护作为国家法治现代化的关键要素。

自2001年第一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到今年的第20个世界知识产权日(4月26日),每年的知产日都对各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建设及保护起到了促进作用。今年世界知识产权日的主题“为绿色而创新”,扣合了习近平总书记2005年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论断,让知识产权为“绿色经济”成长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在世界知识产权日倡导绿色发展理念的大背景下,我国正在制定国家知识产权战略2.0版,即:《国家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纲要(2021-2035)》,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文明的强国。

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病毒属于突发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在党中央正确领导下,全国人民共同抗疫,取得了初步胜利。知识产权在抗疫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有利于激发人们进行创新创造创作的积极性,促进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更有助于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与调整,还有助于提高人们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的科技能力。未来知识产权保护是我国实现中国梦的重要措施,也是与西方国家实力较量的战略武器。

问题2:在很多重要知识产权案例中,公证机构都进行了大量工作,出具的相关公证书在法院案件的审理中起到了关键证据的作用。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

曹新明:作为预防性司法证明制度,公证在服务、沟通、证明及监督等方面对知识产权保护产生了很好的作用。在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中,公证文书在事实认定、权利固定、证据保全等方面同样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可以说,公证已经介入到知识产权的产生、使用、流转和权利救济的各个过程,实现了公证职能与知识产权发展各环节的深度对接。

事实上,正是基于公证文书的制作程序合法、制作主体专业、文书阐述严谨、公证员角色定位中立、公证程序公开透明、司法行政权力加持等优势,公证文书所确定的事实在知识产权诉讼中属于免证事实,具备对法院裁判案件事实进行约束的效力。在已经终审的“乔丹”商标案中,迈克尔·杰弗里·乔丹提交的调查过程经过公证的《调查报告》被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调查程序较为规范,调查结论的真实性、证明力相对较高”,最终被作为定案根据。

众所周知,因为由公证文书确认的事实在法律上具有优先证明效力、强制执行效力等优点,可以肯定公证制度在知识产权所涉及到的诸多方面具有广阔前景,值得期待。

问题3:目前,公证介入知识产权法律服务,主要以权利保护为主,主要形式是出具各种保全证据公证书。您认为除此之外,公证在知识产权法律服务领域还可以有哪些作为?

曹新明:公证已经与现代人们的生产生活紧密相连,其重要性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认同。现在,公证工作已深度介入到知识产权法律服务领域中,在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缩短知识产权审判周期、加快知识产权审判速度、提升知识产权审判效率等方面均起到了重要作用。公证业务的创新动力在于社会经济活动中的新需求。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不断扩大、权利内容不断深化,这也为以信息技术为依托的信息化公证业务的产生及发展创造了条件。

公证是国家证明机构,根据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的申请,依照法定程序对民事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的活动。公证在知识产权服务中具有广泛拓展空间。

1、知识产权主体资格的公证;例如,企业营业执照合法性、有效性的公证,知识产权权利主体的公证。例如,知识产权本身是否合法是一回事,合法有效的知识产权归属可以分为:原始归属和继受归属。知识产权原始归属就是根据相关法律(著作权法、专利法和商标法等)规定,在该项知识产权依法产生之时起而获得权利,即为原始取得。除此之外,通过转让、受赠或者继承、继受等方式获得知识产权,即为继受取得。在知识产权领域,由于知识产权客体的非物质性或者无形性,权利人不能通过对知识产权载体的占有来证明其是否依法享有某项权利。因此,无论是原始取得或者继受取得,都难以自证是知识产权权利所有者。如果能够采用公证形式确定自己是某项权利所有者,就具有充分证明效力。

2、知识产权声明书、授权(委托书)的公证;知识产权转让合同、许可使用合同、授权委托合同、诉讼代理合同、加工合同、承揽合同、技术实施合同等的公证;知识产权涉外、涉港澳台交往等公证。

3、知识产权婚前财产公证、继承公证、遗赠公证以及与之相关的其他事物公证。

4、知识产权侵权证据公证、财产保全公证、数据保全公证——社会调查公证(例如乔丹案)、盗版光盘、盗版图书、侵权物品、购销合同、购物发票、快递证据等公证。

通过公证证据(权利、物品、文书、文档、资料、数据、图片、资产实物等等)在法律上具有证据效力。民事诉讼法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行为、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在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中,公证具有独特的证据效力,能够起到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特别是在知识产权融资领域,公证的强制执行效力,可以产生更有效的作用。

问题4:公证员在公证实务中发现,知识产权权利人更注重的是权利受到侵害后的事后救济,对于自身权利的维护往往比较被动,对于权利创设和使用时的主动保护则多数并不重视,在民族品牌中这点有时更为明显。为此公证行业也推出了相关的服务产品,将知识产权“维权”、“确权”端口前移。请问您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和建议?

曹新明:任何事后的救济措施,都无法替代事前的风险防范。将知识产权风险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将知识产权“维权”、“确权”端口前移,是知识产权权利人的智慧选择。

如何让权利人作出智慧的选择,可以考虑从如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加大知识产权公证服务的宣传力度。通过广泛宣传,让知识产权权利人深入了解公证业务在知识产权权利确定、权利归属、权利维护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提高权利人利用公证维护自身合法权利的意识。

第二,加强业务学习、人才引进。有意识的吸纳具有复合教育背景的专业人士进入公证队伍中来,丰富和完善公证员队伍的知识结构,提升公证业务水平。

第三,做好公证员队伍的培优工作。积极培养、选拔知识产权公证的专家型业务人才,在知识产权科研和业务发达地区,借助外部专家的力量,为知识产权公证业务提供技术支持。

第四,深化知识产权公证服务内容。探索建立区域性知识产权证据材料公证保管平台,综合运用公证执业手段,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公证在权利流转、融资领域的职能作用。

问题5:提到互联网技术,现实中它确实正在从各个方面深刻的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也使一些基础社会关系发生着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从公证服务知识产权角度,您觉得公证行业应该怎样去适应新技术及经济形态的发展?

曹新明:信息时代的到来,给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公证服务也是如此。当前技术背景下,公证参与知识产权保护仍然存在局限,例如传统的公证服务方式无法满足互联网环境的需要、公证参与知识产权保护能力不足、新型法律服务行业及类法律服务机构对传统的公证业务带来巨大冲击,尤其是电商交易过程中涉及到的知识产权盗版侵权、假冒伪劣、粗制滥造已经泛滥成灾,取证难、维权难成为妨碍电子商务交易各方合法利益的瓶颈等。如果公证能够抓住电子商务、数字经济、移动互联以及大数据带来的机遇,尽快丰富相关业务知识,紧紧跟踪服务,必将获得更好的社会评价。

2017年6月16日,司法部、原国家工商行政总局、原国家版权局、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充分发挥公证职能作用加强公证服务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了“公证机构要加强信息化建设,关注和研究‘互联网+’和电商经济的新特点、新要求、依托电子签名和数据加密等新技术,改进创新公证证明方式和服务方法,优化服务知识产权保护的公证流程,不断探索拓展公证服务知识产权保护新业务。建立知识产权公证服务平台、积极探索开展‘智慧保管箱’等新型公证业务”。由此可见,国家对于公证参与知识产权保护的高度重视。因此,从公证行业自身发展来看确实有必要进行行业梳理,进而有所作为。

第一,打破传统“办证”思维模式。面对各种新型的网络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传统“冗长”的公证程序已无法满足灵活、快速进行证据保存的需要。因此,适时考虑提升效率、办公形式和公证书形式等,可以有效满足信息时代知识产权权利人对于事实固定速度的需求。

第二,关注公证瑕疵,提升公证公信力。虽然目前知识产权公证文书被采信率较高,但仍然存在因程序或内容上的瑕疵而导致公证文书不被采信的情况。在实际公证过程中,应当对公证人员严格要求,对细节精准把握,提高公证的公信力。

第三,建立公证信息服务平台。由于知识产权领域公证业务新颖,办理环节和出证环节都需要耗费大量专业人员的时间和精力,因此可以考虑在公证机构建立公证信息服务平台,让权利人及时了解业务办理人员、进度等信息,合理安排后续权利转化事宜。

(责任编辑:陈睿哲)
0
 
通知公告
·司法部关于免去刘沿麟等127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白璐等35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蒋宏敏等992人为公证员的公告
·司法部关于免去何宪等235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朱珠等282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翻译机构考核遴选结果公告
·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通知 深化“放管服”改革
· 人社部发布意见 深化法律服务人员职称制度改革
· 司法部办公厅关于调整公证机构执业区域通知
· 中国法学会法律文书学研究会签约实践研究基地
· 中公协八届九次常务理事会在京召开
· 中公协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开专题会
· 全民战“疫”公证行业在行动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知识产权保护,公证在行动
· 2018国际公证联盟亚洲事务委员会第八次工作会议
·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