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证人”一词的来源考证——“诺达里”始祖狄隆的故事|【国际视角看公证】第十七期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律政学堂微信公众号发布时间:2021-04-22 16:21:35

四川省成都市律政公证处 蔡勇

“公证人”(英语:Notary,法语:Notaire)一词来自拉丁语Notarii(单数为Notarius)。这个称谓产生于公元前一世纪的罗马共和国末期,用于称呼当时的速记员。在公元11世纪左右拉丁公证制度正式诞生以前,公证人的称谓已经在欧洲长期存在,但主要是指速记员、秘书等,其称谓虽然与后世的公证人完全一致,但其职能却迥然不同,万不能将二者相混淆,更不可将其作为古罗马公证制度存在之凭据。

诚如杨兆龙先生在《公证制度之探源》一文中所述:“迨罗马共和末年,有速记术之发明。时人每以特定符号,代表普通文字;此类特定符号,谓之Notae。而其运用之速记者,即谓之Notarius。后之公证人一名词,如英文中之Notary,法文中之Notaire,皆脱胎于此。故今之所谓公证人者,在昔无非以速记术登载事件于备忘录或簿册者流,其职务相去殆远甚也。”在论及中世纪前期的伯爵公证人(Notaries of count)时,杨兆龙先生在该文的注释中写到:“实则Notary一字在当时尚不过典册掌理员之意,不能称为公证人。兹为避免用西文名词起见,姑以公证人一名词代之。读者幸勿以辞害意也。”遗憾的是,当代许多著述和译著并未注意到杨兆龙先生强调的以上情况,而将古罗马的诺达里(Notarius)肆意往公证制度上套用。

由此可见,古代西文中的“公证人”一词,并非是指公证人,而是指速记员、秘书、典册掌理员等。一些文献中,将中世纪以前的所谓“公证人”(Notary)音译为“诺达里”,直至拉丁公证制度诞生以后的Notary方译为公证人,笔者认为此法甚为妥当,因此后文中也一律采用诺达里的译法,而不用公证人之称谓,以免误读。

厘清西文中“诺达里”与“公证人”之区分,“公证人起初源自奴隶阶层”的说辞则可休矣。而将拉丁公证制度的诞生时间前移至古罗马的谬论,更是混淆了速记员notary和为民事法律行为制作公文书的公证人Notary,在语言学、法学和史学的角度都站不住脚。

古罗马的诺达里并非是公证人的先祖,但这并不否定公证制度的罗马法渊源。事实上,罗马帝国的法律职业代书人达比伦(法语:Tabellion),以及旨在赋予无争议私人契约以司法确认效力的虚拟庭审制度,均与后世的拉丁公证有着相当紧密的联系,在此暂不赘述。

随着历史的变迁,西文Notary的词义由速记员诺达里演变为公证人。关于“公证”一词的汉语渊源,笔者猜想:公证文书是大陆法系民事程序里典型的公文书,是公文书证里最重要的一种,窃以为,不妨将“公证”理解为“公文书证”的缩略词。公证活动的核心是将私人民事法律行为转化为公文书,因此,不妨将汉语“公证人”一词理解为“公文书证的制作人”。当然,此为笔者的恣意联想,做不得数。

至于Notary一词的起源,它与古罗马历史文化名人蒂隆密切相关。

诺达里始祖蒂隆的故事


马尔库斯.图利乌斯.蒂诺(Marcus Tullius Tiro),世人习惯以蒂隆(Tiron)的名字称呼之,是古罗马著名政治家、哲学家、雄辩家、法学家和文学家马尔库斯.图利乌斯.西塞罗的奴隶、朋友和秘书。蒂隆发明了1100个“蒂隆速记字符”,用以快速记录西塞罗的演讲。蒂隆是历史学家公认的“速记法之父”,是速记员“诺达里”的始祖。

蒂隆于公元前103年出生于阿尔皮努姆,是西塞罗家族的奴隶,比西塞罗小三岁。蒂隆与西塞罗一起读书、长大,打小就是好友,后随西塞罗来到了罗马。蒂隆担任着西塞罗的秘书,更是挚友,友情将他们的一生紧紧联系在一起。在给朋友阿提库斯的信中,西塞罗时常夸耀蒂隆的才能,称他无论是在学问研究还是在行政事务上都极为出色,且具有谦逊的品质和令人愉悦的性格。

从雅典归来后,西塞罗请蒂隆改良“希腊速记法”,历史学家色诺芬用这种缩略字符来速记其老师苏格拉底的演讲。由此,蒂隆发明了一种拉丁文的速记法,用于记录西塞罗在元老院和法庭上的演讲和辩护词。西塞罗自己也掌握了这种速记法,甚至还教别人使用。

之后,这种速记法以“蒂隆速记法”的名称传播至整个罗马帝国。在学校,各个阶层的孩子都需学习“蒂隆速记法”,因为当时罗马人的交易都是在广场上口头进行的,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这种速记法极为有用。使用这种方法的速记员被形象地称为“cursori”,即“奔跑者”的意思,以此来比喻记录的速度。

在司法界和议会,速记员被称为诺达里(Notarii,单数为Notarius),因为他们用符号(Notes)快速记录人们的辩论,这也是现在的公证人的称谓,但是其代表的速记功能早已消失。古罗马哲学家赛内克写道:“(诺达里的)手和讲述人说话的速度一样快”。起初,诺达里通常是奴隶或获得自由身的奴隶,很少有自由民担任诺达里的情况,他们也没有专门的法律知识,通常只为主人服务。

蒂隆就是诺达里的始祖,他为西塞罗的工作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作为其出色工作和深厚友谊的回报,西塞罗在公元前53年将蒂隆解放为自由民。依照惯例,蒂隆取其前主人的姓名马尔库斯.图利乌斯为自己的名字。尽管已经不再是奴隶,但是为了报答西塞罗的恩情和友谊,蒂隆仍然以最好的、不离不弃的朋友身份留在了西塞罗身边,是他忠诚的秘书和工作伙伴。

当西塞罗担任奇里乞亚行省总督时,蒂隆陪伴其前往就职。公元前50年12月,两人返回意大利时,蒂隆病倒在旅途,不得不中途留在希腊养病,与西塞罗暂别。西塞罗在其治病期间一直给他写信,甚至在写给其他友人的信中,西塞罗也表达了对蒂隆病情的担忧。在被庞贝派遣到希腊执行公务时,西塞罗探望了这位旧奴和挚友。为了彻底治好病,蒂隆在希腊呆到了公元前47年才返回意大利。但是,蒂隆似乎还是心急了一些,因为他回到罗马重启工作后不久,就再次病倒了。西塞罗把他安顿在其私人别墅养病,由自己的私人医生精心照料,直至蒂隆完全康复。

公元前44年,凯撒被暗杀。不久后,西塞罗因生命受到威胁而不得不逃离罗马,他把自己的事务托付给蒂隆后就立即动身,但是政敌安东尼仍然派人在公元前43将其杀害。

西塞罗被杀后,蒂隆穷其后半生来维护旧主人身后的声誉,整理发表了他的著作和传记,还将西塞罗的名言警句汇集成三册,并加上了自己的评注,使西塞罗得以流芳千古。

蒂隆是个寿星,活了近百岁,见证了整个公元前一世纪风起云涌的罗马史。他自己也写过几部著作,包括一本涉猎广泛的百科全书。但蒂隆对西方文明最卓越的贡献无疑是他的速记法,“蒂隆速记法”不仅在罗马城所有的学校传授,而且推广至整个帝国。

蒂隆去世后不久,基督教诞生,“蒂隆速记法”对其传播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信徒们利用这种非常实用的速记法来传播教义,记录圣人和殉道者们的事迹。传教士们走遍街巷,而跟随他们的“诺达里”则用字符记录下他们的演讲。“诺达里”还在无数次宗教会议上快速记录信徒们的辩论。

在基督教被罗马帝国迫害的年代,公元1世纪末的教皇克莱门特一世曾经命令七名“诺达里”分别前往罗马城的各区,用速记法收集被罗马皇帝图密善迫害的基督教殉道者们的事迹。这项工作相当危险,按照当时的法令,凡被发现从事这项活动者,一律当场处死。公元3世纪,教皇圣法比安任命一些五品修士将“诺达里”们速记的文字转化为正常的文字文献,最终完成了前任教皇的心愿。

在这一时期,传教士们发明了很多新词,由此也产生了许多新的速记符。中世纪时,速记字符甚至扩展到了约13000个,但是“蒂隆速记法”的名称始终没有改变,以此向它的发明者“诺达里”蒂隆致敬。

蒂隆对西方文明的贡献是巨大的,“蒂隆速记法”一直被使用到了17世纪。

作为法律人,我们尤其要感谢蒂隆,他不仅为我们带来了Notary的称谓,还让我们有机会读到西塞罗的无数至理名言。下面我们来欣赏一些吧。

1自由就是做法律许可范围内的事情的权利。

2法律总是把全民的安全置于个人的安全之上。

3人民的安危应当是至高无上的法律。

4极端的法规,就是极端的不公。

5欲急速致富者将不免于不义。

6让我们记住,公正的原则必须贯彻到社会的最底层。

7战乱之时,法律失语。

8没有诚实何来尊严?

9只有在履行自己的义务中寻求快乐的人,才是自由地生活的人。

10恶意是狡诈的。

11政府的行政机构就像一家信托所,须为委托人的利益而不是受委托人的利益去工作。

12真诚是公正的基础。

13无知是智慧的黑夜,没有月亮、没有星星的黑夜。

14哪里好,哪里就有祖国。

主要参考文献:

1. Alain MOREAU, Le Notaire dans la société française d’hier à demain, Ed. ECONOMICA, 1999

2.François PASQUALINI,L’ANCETRE DES NOTAIRES, Gnomon, No. 76, page 5

3.Tiron(secrétaire),https://fr.m.wikipedia.org/wiki/Tiron_(secr%C3%A9taire)

4.Notes tironiennes, https://fr.m.wikipedia.org/wiki/Notes_tironiennes

(责任编辑:童悦敏)
0
 
通知公告
·司法部关于免去刘沿麟等127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白璐等35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蒋宏敏等992人为公证员的公告
·司法部关于免去何宪等235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朱珠等282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翻译机构考核遴选结果公告
·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通知 深化“放管服”改革
· 人社部发布意见 深化法律服务人员职称制度改革
· 司法部办公厅关于调整公证机构执业区域通知
· 中国法学会法律文书学研究会签约实践研究基地
· 中公协八届九次常务理事会在京召开
· 中公协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开专题会
· 全民战“疫”公证行业在行动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知识产权保护,公证在行动
· 2018国际公证联盟亚洲事务委员会第八次工作会议
·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